顶部
 業內資訊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業內資訊
再辯城鎮汙水廠排放標准
2015-12-23 00:00:00 浏览 2697 次

    著水汙染壓力越來越大,有序推進汙水排放和處理標准的提高,加大汙染治理力度是我國治汙的發展趨勢,我們也明白環保部期望通過提高排放標准形成倒逼機制,從而減少汙染排放的苦心;然而,標准修訂不僅僅是個技術問題,更是政治、社會、經濟、技術的綜合問題。建議由國家標准委牽頭,組織各相關部委、地方政府、行業協會、環境平台、各領域專家、汙水處理廠、工業企業代表對新標准共同討論、科學論證,這個過程既需要科學,也需要實事求是的權衡和妥協。

    新標准來源于環保部《城鎮汙水處理廠汙染物排放標准》(GB 189182002),爲了溫故知新,有必要反思原標准13年來執行效果。積極的方面,由于有了高標准,大幅度推進了我國汙水廠建設有序進行,拖動了GDP的增長;另一方面,由于我國地域、經濟發展情況差別很大,不少新建的很多汙水廠工藝固化、投資過大、進水超標、成本倒挂導致間歇運行等情況比比皆是;部分指標脫離各地實際情況,無法達標,且缺乏准確的在線監測方法。各地環保局明知標准無法達到,爲了不被上級環保局扣罰減排量,采用“皇帝新衣”模式,對汙水廠缺乏實質上的監控;十多年來,流域性水體汙染有增無減。

    因此,按照我國的實際情況,實事求是、科學合理的修訂排放標准是非常必要的。

    總的來講,新標准大幅提高了汙水處理的標准和成本。在新標准中,取消了按汙水去向分級控制的規定;增加了汙染物項目總數,由現行標准的62 項達到新標准的103 項;提高了部分汙染物項目排放控制要求;增加了水汙染物特別排放限值;調整了汙泥穩定化與無害化控制要求,對于上述原則,我們不禁要問:

    1、汙染控制的原則究竟應該是先控制“汙染輸出”還是先控制“處理排放“?是減少汙染企業的“環境紅利”還是壓縮公共服務企業的“微利空間“?在現階段我國,環保部門缺乏對工業汙染源的有效監控和處罰,汙染日益增加,一味考慮提高汙水廠排放標准能真正有效減少汙染嗎?其效果類似于通過“堵”的方式不允許腹瀉病人拉屎。有業內專家打了個形象的比分,環保部門是市長,汙染企業是盜賊,汙水廠是警察,市長的首要職責是加強治安管理、減少盜賊?還是一味的給疲于奔命的警察加碼抓賊指標?

    2、汙水處理廠提標的依據和參考標准是什麽?科學性和經濟性是如何平衡、取舍的?

    3、大量現有的汙水廠無法通過技改來達到新標准將如何處置?

    4、提標需要多少投資?需要增加多少運行成本是否有個科學的測算?對于我國60%以上由社會化資本通過BOTTOTBOOPPP模式建設的汙水廠應該由誰來承擔上述改造和運行成本?

    5、從新標准大幅提高的相關參數來看,膜處理技術幾乎是可以采用的重要工藝,這很容易讓人産生“技術尋租”的聯想,新標准是否在爲一些技術實現不平等競爭保駕護航?由于我國汙水成分複雜,除再生水、回用水處理外,膜工藝處理大規模市政和綜合類工業汙水無論從成本到技術都還存在很多實操問題,膜堵塞、膜汙染的化學清洗、高能耗、制膜的高汙染等問題還未找到完全適合中國的答案。若倉促推出新標准,現在90%以上的非膜處理汙水廠怎麽辦?

    下面談談對新標准本身的建議:

    1、我國各地發展、地域、環境容量差距很大,應允許各地方、各流域根據其實際情況自行制訂汙染物排放標准,不能搞“一刀切“。應該借鑒國外先進模式,國家標准用于確定各地方標准的制訂原則和主要汙染物排放指標,簡化而不是增加國控指標數量,由地方政府或流域管理機構自行根據其環境容量和總量目標、主要汙染物類型、經濟發展水平細化地方排放標准。環保部門變”過程控制“爲”結果考核“,加強斷面監測和督查考核,達到治汙目的。

    2、新標准不應該取消按汙水去向分級控制的規定,而應進一步深化細化。建議參照《地表水國家環境質量標准》中一至五類的質量標准體系(GB3838-2002),按照環境功能分類和保護目標,規定水環境質量應控制的項目及限值。

    3、新標准的適用對象是哪些?是否包括混合汙水廠?是否包括鄉鎮或村鎮汙水?建議參照自來水廠的質量控制原則,按汙水廠規模確定不同的標准。

    4、進水水質標准也應當同步提升。否則,單獨提高出水標准是難以實現的。

    5、現在環保部門的瞬時抽檢方法受進水水質波動、檢查誤差等影響很大,個別指標的系統誤差就達30%以上,因此,在新標准的檢測、監督辦法中,建議參照發達國家更科學的考核方式,采用月均值或合格率指標進行考核;對抽樣檢測結果應允許被檢方複核確認。

    6、由于水體中在一定的水溫、PH值等條件下,各項水質指標是有一定關聯性的,單一提高或降低某些指標值是很難達到的,建議組織相關專家進一步綜合評估;

    7、對于排水用作灌溉的汙水廠,建議降低對總磷、總氮的要求,否則,這廂汙水廠通過大量能耗成本將水體中氮磷去除,那廂排放水體用于施加氮肥、磷肥的農田灌溉,將導致政府所支付公共成本的浪費;

    8、實事求是的放寬對低溫地區氨氮的限值。氨氮本身並不造成水體的富營養化,而是反映生化反應過程中的硝化程度,在冬季低溫等情況下要達到新標准需要非常大的池容和曝氣量,造成很大的成本浪費。

    9、大幅度降低而非提高糞大腸菌群限值:地表水排放標准(GB3838-2002)Ⅲ類(飲用水原水)、IV類、V類標准中糞大腸菌群限值分別爲100002000040000/L,而征求意見稿中汙水處理廠出水排放標准要求1000/L,这個排放限值只有饮用水原水标准限值的1/10,相當匪夷所思;若要達到該標准,現有汙水廠的紫外線消毒系統幾乎形同虛設,大部分汙水廠需采用可能産生環境毒素的二氧化氯和液氯消毒,成本增加不提,由此産生的致癌致畸副産物鹵代烴、鹵乙酸等對環境的危害有可能遠遠大于糞大腸菌群、細菌本身。

    10、調整“總鋅”限值:征求意見稿中將總鋅排放限值由原來的1.0調整爲0.1mg/L,這一排放限值遠低于地表水排放標准(GB 3838-2002)Ⅲ類(飲用水水源水)標准中總鋅排放值1.0mg/L,僅爲飲用水原水標准限值的1/10,接近環境本底值,沒有實質上的汙染控制意義;同時,該指標主要來源于工業汙染源,現在的汙水主流工藝很難去除,提高標准對汙水廠不公平。

    11、由于目前的監測技術所限,新增的總鎳、苯並(a)芘等基本控制项目及新增的金属類、农药类等指标无法通过实时在线监测仪进行日常检测,需要通过高级实验室中上百万的ICP-MS、液相色譜等大型專業設備和大學以上化驗人員進行檢測,目前,國內95%以上的汙水廠不具備這種檢測和判斷能力;同時,以上指標主要來源于工業汙染源,現在的汙水主流工藝很難去除。目前,國內很大部分市政汙水廠都是處理工業、生活類混合汙水,汙水廠進水水質無法控制,提高標准對其不公平;環保部門同樣也很難取證、複查、執法,此類指標不具備控制操作性,建議取消或列爲選擇性指標。

    12、多項指標的檢測方法過于陳舊、誤差較大,部分方法與在線儀表檢測方法沒有統一,一旦發現超標,無法對標判斷和處罰。建議更新、統一汙染物指標的檢測方法。

    综上所述,制订与我国经济、环境及公众息息相关的污水厂标准是影响今后我国污水处理行业发展的一件大事,建议按照科学发展观和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的原则稳妥推进。环保部陈吉林部长以理性的态度科学践行治水思路,他在深圳治污会议上发言中谈到“不太赞成把城市水体搞到四類、五类标准,成本太高,一般性的城市水体做到不黑不臭就行了,现在国家没有城市水体一定要上五类“、”深圳与其他地方不同,水质标准也要有所区别,考核也可以不一样“。希望标准制订者更加开放思维,听取来自各种领域的意见和建议,使新标准成为规范行业发展的有效利器。

银彩彩票官方首页银彩彩票 http://www.jixiangci.com 服务热线:银彩彩票下载
版权所有:宿迁银控自来水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银彩彩票银彩彩票app